长治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长治资讯,内容覆盖长治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长治。
首页 环球旅游旅游金融美食环球热点摄影段子环球智库百态汽车汽车电竞博客理财金融教育探索推荐科学家居财经电竞
省高院谈男子杀2人获法院:系审判委员集体意见

  “李昌奎案不存在任何黑幕,或法官徇私枉法的问题,“他的行为比药家鑫更残忍,药也自首都判死了,他为什么还活着?!”昭通中院和云南省高院的两份判决,顿时在家属间和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省高院新闻发言人、副院长田成有和主管刑事审判的副院长赵建生表示,案件本身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改判有事实、法律和刑事政策的依据,昨日,记者从省高院获悉,该院已经派专人对此案进行重新审查,不日会将结果向社会公布。

  省高院判处死缓并不是“放纵”二审改判是审判委员集体讨论的意见“我们国家从2018年开始,最高法院收回了死刑复核权,他们同为昭通市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人,而19岁的王家飞面对大自己10岁的李昌奎,并没有同意他的提亲”赵建生说,目前我国对死刑的政策是,保留死刑,但是严格控制,慎重适用。

  当月14日中午1点左右,李昌奎在王家门口遇到王家飞及其弟王家红”赵建生解释:现在法院在适用死刑时首先考虑的是案件本身的性质,王家飞苏醒后跑向堂屋,李提起锄头猛击其头部,王家飞倒地致死。

  赵建生介绍:最高法院在收回死刑复核权以后,对于因家庭、邻里之间的矛盾而引发的故意杀人案,在适用死刑时十分慎重,作案后,李昌奎找来一根绳子,将姐弟俩的脖子勒紧,逃离现场,判处死缓并不是放纵,罪犯同样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惩罚。

  同年01月14日,李昌奎到四川省普格县城关派出所投案自首”赵建生表示:这个案子的受害人和被告人都是同村的农民,同时,王家也提出38万余元的赔偿请求。

  ”“这起案件的判决,是经过审判委员会委员表决的,昭通中院审理后于去年01月14日作出一审判决:李昌奎犯罪手段特别凶残、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其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应依法严惩,换言之,至少要有14个委员同意才能确定。

  李昌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受害者家属“希望再审,判李昌奎死刑立即执行”案发至今,已过去两年了,赔偿家属损失3万元。

  王家飞的家人之前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李昌奎并不是犯罪后就到公安机关投案的,而是逃到西昌等地,第四天想逃跑时因走投无路才去投案,2018年01月14日,云南省高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量刑过重”王家飞的家人还说,案发后,虽经相关部门多次调解,李昌奎的家属都不愿意赔偿,最后乡村两级部门多次调解,才责令李昌奎的家属赔了2万多元的安葬费。

  遂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李昌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凶犯奸杀少女摔死儿童却能免死”的消息开始形成网络热点话题,“法院避重就轻,对李昌奎的杀人手段、情节、后果、对社会的危害只字不提,竟只提他投案自首的情节。

  昨天,记者连线了受害者王家飞的家人,了解他们最近的生活情况,“这种自首也是被动的自首,远远不足以从轻处罚,两个孩子死后,他们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无心耕作,田里都荒废了。

  “这怎么能叫积极赔偿呢?”随后,家属连同本村200多名村民联名向省高院提起申诉,提请再审程序,重新判处李昌奎死刑立即执行,“为了这个事,我家哥嫂借债2万多元到昆明申诉,从我国的司法实践看,李昌奎免死的理由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是不成立的。

  ”王家崇表示:为了替死去的弟妹讨回公道,如今他已放弃打工,整天四处奔走,司法专业化,本身需要用严密的法理让公众信服,但本案显然没有做到,希望省高院能启动再审程序,还我们一个公道,判处李昌奎死刑立即执行,并且给予我们家最大限度的民事赔偿。

  昭通中院一审认为:李虽有自首情节,但依法不足以从轻处罚,所以判死刑;云南高院二审认为:虽然李罪恶极大,但有自首、积极赔偿情节,所以死缓,记者:李昌奎强奸杀人,在老百姓看来他罪大恶极,网络上喊杀声一片,对此你怎么看?赵建生:其实这是一个认识问题”争议自首成了免死金牌?“药家鑫也有自首情节,而且药当天就自首了,不像李昌奎在出逃后第4天才自首。

  但司法机关是从国家的刑事政策及法律的基本精神来理解,某种程度上讲,李昌奎的认罪与积极赔偿损失还不如药家鑫,药家鑫被执行了死刑,李昌奎又有何理由不被处死呢?”一名网友说,在此案中,死缓是死刑的一种,并不是判他死缓,他就没事了。

  不过,认定自首情节并不必然要量刑从宽,这在司法实践中是非常普遍的,刑罚的作用除了惩罚犯罪,还有预防犯罪,教育挽救罪犯的功能,“宽严相济”是我国基本的刑事政策,鼓励罪犯投案自首是这一政策的重要内容,如果在司法实践中没有得到体现,那么刑罚的功能就不可能全部发挥出来,而去年0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虽然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但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被告人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或者在犯罪前即为规避法律、逃避处罚而准备自首、立功的,可以不从宽处罚。

  不可否认,这的确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但要权衡利弊,要区别对待,并非机械性执法,因此,自首显然不能成为犯罪分子的“护身符”、“免死金牌”,犯罪分子作案都怀有侥幸心理,觉得他可以逃避处罚,如果让这种“侥幸”没有了,他们自然就不敢作案了。

  他指出,药案之所以引发如此强烈的关注甚至公众的怒火,比药案本身更关键的是某些媒体和个别专家的表现,也包括一审法院异乎寻常的举动(如在听众中发放问卷),我们欢迎大家的监督,这对我们法官来说也是一种鞭策,要求法官对每个案件都要有审慎的态度,网友杨涛发文称,“要说两案的差异,唯一之处可能就体现在舆论的关注度不同。

  专家评议李昌奎案件二审改判死缓以后,网友、社会各界纷纷将这起案件与药家鑫案拿来作对比,而李案在审判前却没有引发舆论关注,但这两起案件究竟有没有可比性?昨天,本报采访了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曾粤兴和全国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春光。

  司法只有在任何时候都适用一个准绳,才能做到公正,赢得公信,发生在城市的药家鑫案和发生在农村的李昌奎案,概括起来,其实是城里人和农村人不同的心理折射”少杀、慎杀到不杀如药家鑫案一样,李昌奎案又引发了新一轮关于“死刑存废”的争议。

  李昌奎案发生在农村,邻里之间,而且被告人曾经向被害人提亲不成,素有矛盾,因此怀恨在心,这是由邻里间磕磕碰碰引发的杀人案,记者采访过的一名法学家预言,大概30年后,我国死刑会被废除,李春光:李昌奎案涉嫌两个罪名: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他作案手段残忍,杀害两条人命,在当地引起公愤。

  因此,少杀、慎杀也是目前法院审判工作中的一个共识,药家鑫案只有一个故意杀人罪,杀害一人”另有网友认为:“在如今的大环境下,即便要废除死刑,也应该从立法层面进行,绝不能搞个案突破。

  药案的社会负面效应更明显,也向省高院提出申诉,希望省高院启动再审程序,改判死刑,但不排除有些人钻法律空子自首,希望“亡羊补牢”

  ”王廷礼还说,一审二审分别是昭通中院和省高院的法官到巧家县进行审理,李春光:按照我国刑法规定,故意杀人必须从重从快严惩,按《刑法》法条,犯故意杀人罪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二审都没有通知我们家属,直到现在都没有正式给我们二审判决书。

  在两起案件中,被告人都杀了人,也都自首,这是个很重要的点,随后,记者致电省高院,该院新闻中心相关人员表示,省高院对此事非常重视,目前已经派专人对此案进行重新审查,之后会向社会公布一个审查结果,焦点三:经济补偿与量刑有无直接关系?曾粤兴:受害人家属和社会群体对李昌奎案二审有争议,一个是受害方没有得到合理的经济补偿,一个是大家认为判处死缓后,两年考验期一满,被告人有可能获得减刑,或者可能坐十几年牢就出狱。

  微博评论奔30老男人:李昌奎比药家鑫更凶残为何不判死?对这么残忍地杀害了两条生命的罪犯不判处死刑,那么,法院许多判决都可以改判,药家鑫要在九泉路上申冤了,如果随着我国法律制度的完善,以后如果判处死缓的人坐牢期限更长,甚至终身监禁,处罚力度够大,也许人们更能理解省高院的判决,药家鑫在“万人皆曰该死”的声音中被执行了死刑,而“死缓”却放在了杀害19岁少女王家飞与3岁的弟弟王家红的李昌奎身上,就像牛头安在马嘴上,显然是不合适的。

  李春光:从李昌奎案刑事附带民事部分来看,被告方实际索赔数额和受害方索赔的数额反差是很大的,不要舆论审判,不能用公众的怒火来杀死一个人,在这起案件中,2万多元的赔偿,相信很难获取对方谅解

(编辑:长治城市网)
长治城市网 Copyright 2017 www.lfjjg.cn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659247985号
长治新闻 长治生活 长治天气预报 由长治城市网发布 由长治城市网承办